自由谈/《权力遊戏》虎头蛇尾为哪般/李妍_大公网 – 大公网


自由谈/《权力遊戏》虎头蛇尾为哪般/李妍_大公网 - 大公网 -20190522031759497

  图:《权力遊戏》的结局引起热议/作者供图

  五月十九日,美剧《权力遊戏》(Game of Thrones)最后一季最后一集完结。由HBO创作的《权》自开播以来,每年新季首播都是全城热话,最后一季首播更达到峰值,全球有一千七百万观众当日守在电视机前收看,创造了电视剧集的奇迹。但令人失望的是,从第八季首集开始,这个神话般的电视剧彷彿中了邪,评分一路直下,直到大结局也难以挽回。

  《权》的原著作者George R.R.Martin未能参与到最后一季的创作。第八季的剧本由荷里活双人组David Benioff和D. B. Weiss完成。虽然剧情的大走向仍由Martin拍板,但叙述方式和前七季截然不同。粉丝普遍抱怨第八季结束得过於仓促、内容漏洞甚多。除了出现星巴克咖啡杯这种低级错误外,故事也缺乏流畅性和基本逻辑。比如,剧中的龙,一时天下无敌,一时又脆弱无比。聪明绝顶的Tyrion Lannister突然变得一无是处,一整季没有说对过一件事,等等。这些抱怨都没有错,但都不是第八季导致《权》剧虎头蛇尾的根本原因。

  《权》在八年前推出时,创下了一个神迹。首季中北方边疆的守护者、国王的挚友Ned Stark作为重点人物出现。故事的推进与Ned的命运相连,就在大家都认为Ned将是整个故事的中心人物时,首季最后一集,Ned被斩首,来得如此迅猛,让人不知所措。自那之后,很多重要角色都相继在剧中以各种方式死去。剧中任何看似重要的人物都可以被抛弃,但故事仍能澎湃地继续。《权》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,因为Martin讲故事的方式与传统荷里活叙述方式完全不同。他运用的是社会学的陈述手法,而非心理学的。

  传统的电视剧和电影往往通过描述一个人物或一组人物为中心,剧情的发展主要以帮助观众培养对剧中人物的感情为首要任务。情节的描述聚焦在重点人物的心路历程上。这种叙述方式,依赖的是心理学的分析手法。但在《权》中,这完全不是重点。相反,人物性格的展开是为对更宏大的图景、更全面的社会结构进行叙述所服务的。土耳其作家、剧评人Zeynep Tufekci道出了观众对最后一季失望的最核心原因:David Benioff和D. B. Weiss过多地将重心放在人物描写上,放弃了继承Martin的社会结构描述路线。

  Zeynep Tufekci说,David Benioff 和D. B. Weiss的叙述方式,即荷里活传统叙述方式,终究还是沉溺在衝突、戏剧表现和正邪鬥争的老三样裏。但Martin原本的路数远不止此,他将社会结构和权力架构放在叙述的重点。他会让观众不停地思考,如果是你,在Cersei(或任何一个人物)的位置上,是否会做出同样的决定。

  伦理学中常被问及的一个问题是“如果可以进行时间旅行,你是否会选择杀死婴儿时期的希特勒”。这个问题看起来很难回答,因为如果回答“会”,那麼你将会被视为一个屠杀婴儿的怪兽;但如果回答“不会”,你听起来又像是一个罔顾历史,放弃唯一扼杀法西斯萌芽的帮兇。但实际上,如果你能从社会学或Martin的叙述角度思考,就会发现,答案一定是“不会”,没有什麼可好犹豫的。

  社会学的陈述角度让我们看到,历史的发展和社会的变迁与权力架构、政治经济环境有直接的关係。虽然个人在大环境中有自我意志,但自我意志不会超越时代的局限。法西斯的爆发,不是希特勒一人所成。换句话说,即便我们有机会刺杀婴儿希特勒,如果大时代的环境不变,没有了这个希特勒,也还会有另一个出现。只有时代造英雄,而无英雄创时代。时代永远应该称为描述的重点,而非个体人物。《权》中看似心狠手辣的人物、看似仁慈正直的人物,细细想来,两者之间实无大异,只不过他们所处的位置不同罢了。细细想来,剧中没有谁比谁更值得被恨,也没有谁比谁更值得被歌颂,要麼被权力吞噬要麼被权力腐败,因为“When you play the game of thrones, you win or you die. There is no middle ground.”(在权力的遊戏中,不当赢家就只有死路一条。没有中间地带。)

ELLELL独家报道,关注微信公众号:ellell_cc

隐藏内容仅限 付费会员 浏览!

下方二维码扫码付费20元后可注册浏览!


下方二维码付费20元查看更多隐藏内容! 微信
微信打赏 支付宝扫码打赏

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,移至上方按钮打赏获取会员权限积分账号

海迪U美
微信打赏

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,移至上方按钮打赏获取会员权限积分账号

海迪U美

说点什么

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:ellell_cc

模特经纪平台